金驴奖影后村支书

一个还没出道就过气极其想要复出网黄。

[维尤]masquerade 08

告诉我,我们曾经是真心相爱的吧?

嗯,当然了,一直都是。

————

伤口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化,悲伤也不会随着时间而发酵

“我还是忘不了他,我对他和那时一样,从来没有变过。”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后,维克托这样和勇利说。

勇利和维克托为了预备比赛在紧张的训练着,虽说维克托有时候会走神,但是也在认真的指导着自己。

嘛,走神一定在想事情,一定在想俄罗斯的Yuri。

真是有些羡慕呢,爱这种东西啊 。和自己在维克托出现在自己面前后第一个一起参加的赛季的主题“爱”是不一样的爱。

这种东西应该俗称恋爱吧 。没交过女朋友也多少理解了些

勇利看着面前走神维克托,确定好了这个赛季的主

“Yuri”   , “爱“,“未来”。

为了“Yuri”的约定夺冠。
理解了维克托与尤里的爱再一次给爱赋予了新的含义。
希望二人走向未来。希望尤里再一次看到未来。

“维克托!”勇利拍了一下维克托的头

“等会训练完事了再想尤里奥,帮我看看这个动作”

“抱歉我又走神了吗”

“嗯嗯,走神了哦,要是这样世锦赛可是不行的哦。”

“抱歉抱歉,是我的责任,勇利真是厉害呢,后内点冰四周跳已经和尤里奥一样了。”

“不这样也不能夺冠啊。”勇利有些脸红

“对了勇利,日本有什么定制戒指的地方吗?就像你送我的那个差不多的水平的。”

“诶?维克托这是要向尤里奥求婚吗?”

“准确的说是私奔。”
维克托若有所思的说

“诶——?你你你——维克托!!!”勇利被吓得不轻

“这是犯罪啊!维克托!!!尤里奥还没有成年的!!!犯罪啊!!!犯罪!!!!”

“诶——?明明我都和他睡过好多次了。”维克托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

“你你你——”
勇利已经满脸通红,维克托看着他的样子歪了一下头

“维克托,答应我,定做完戒指就去自首吧。”勇利抓住维克托的手一脸认真的说“我大学同学有当律师的。”

“哈????”


俄罗斯·圣彼得堡

当尤里把手术这个事告诉莉莉娅后,莉莉娅咬了咬下唇,问他
“尤里真的想好了吗?”

“嗯,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这样会死的啊,尤里不害怕吗?”

“我已经,不是很害怕了,我想在忘记一切之前赌一次。”

“要是死了的话什么都没有了!”莉莉娅情绪少有变得有些激动,眼角似乎还有泪光
“记忆也没有了,和维克托发生过得一切也……”

“这些我会都带走的,让我带着它们死去也不错。”

“尤里……”

“维克托和我约定我等着他,但是看起来可能等不到了。”
尤里看了看窗外,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
用莉莉娅的话讲就是像迎着光辉的天使。

“他既然假装忘记了和我的约定,我也假装忘记了好了。”

莉莉娅毕竟是女人,偷偷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我答应你。”

“还有一件事,莉莉娅。”

“说吧,我会答应你。”

“我手术这件事,不要告诉雅科夫还有维克托,手术当天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告诉他们。”

“好,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哦”

“还有这个,如果我死在手术台上了,帮我交给维克托。”
尤里递过去一个信封

“莉莉娅绝对不许偷看!”

“你们俩的情话我不会看的”莉莉娅接过信封装进自己的手提包了

“不不是情话!”苍白的脸上有了红晕

“虽然很没有说服力,但勉强相信一次。”

“谢谢你,莉莉娅。”

圣彼得堡医院的医生为了这个手术召开了紧急会议,德国的专家也会第二天到
为了这个小白鼠实验一样的手术
为了这个赌注
如果这个手术成功了,对国家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贡献,无论是医疗上,还是运动方面,医生们说不定受到提拔
手术时间——3个星期以后

那天是————

莉莉娅看着手术之前发的注意事项

“世锦赛决赛当天?!”

维克托看着手中的小盒子里的戒指,微笑了一下
真不知道尤里会是什么反应,可能会脸红的炸毛吧

戒指很简洁大方,白金的戒身上面镶了一颗方形的钻石
戒指内侧刻着男人的姓氏还有“尤里”名字的缩写y

还真是犯罪啊,维克托这样想到
明明还未成年就和自己睡了,现在还要带着私奔
用勇利的话讲自己应该蹲警察局无期徒刑了

拿起手机,想要打开点开与尤里视频通话,但又想到了什么似得把手机放下

“勇利,我要回趟俄罗斯,但明天还会回来的。”

“诶——?”

“求婚和私奔应该当面的。”

“真是拿维克托没有办法啊……”

勇利嘴上抱怨着,但还是拿起手机打开订票软件
订了最近的航班,回来的航班订了下午的,让这小两口多相处一会
就当勇利要按确认时,维克托打断了他

“等等,勇利,机场订到莫斯科”

“为什么啊?”

“尤里转院了。”
维克托看着莉莉娅的手机短信,感觉自己回一趟俄罗斯真是个正确的选择

又什么事情正在发生
心中感到不安
有什么在被改写
好像要失去什么一样 。


莫斯科·中心医院

尤里坐在新病房的窗户前看着外面的雪有些发神

“日本会不会也下雪了呢……”手指轻轻碰了碰冰凉的玻璃窗

俄罗斯的冬天总是天黑的很早,尤里看着外面由黄昏变得一片漆黑

自己的现在就是变得一片漆黑之前的状态了
即将步入黑暗,即将消失。

室内没有开灯,月光撒了一片,尤里不是很喜欢这些感觉,但是他很喜欢暗处
因为在暗处可以让别人看不到自己的伤痕,也看不到自己的眼泪。

手机震动了几声,尤里身上披的外套的里里掏出手机

“维克托。”

“尤拉奇卡。”

“今天意外的电话打的有些晚呢。”

“是吗,抱歉呢,让你久等了呢。”

“你有没有帮你养的小猪好好训练啊,得不到冠军就别来见我了。”

“有哦,因为怕见不到你而很努力呢”

“是吗……”

“呐,尤拉奇卡世锦赛结束后愿不愿意和我私奔。”

“哈?你是笨蛋吗?”

“我可是问真的哦。”

“维克托你……”

少年的瞪大了眼睛,吃惊的说不出来话,面的玻璃窗上映出男人的模样

男人的头发上,肩膀上,身上还带着未消融的冰雪
他微笑的看着自己

眼泪顺着睁大的眼眶顺着脸颊留下

男人按了手里手机的挂断键,电话里的忙音把他拉回现实

尤里按了一下电动轮椅的按键,让自己面向维克托

面前有些憔悴少年在月光的映衬下,带着一种病态的美。
那种不真实的,好像很快就要消逝一样的美。

“这次回来当然让你彻彻底底成为我的人。”

捂住了嘴巴不让自己发出惊呼

“别说你不情愿,喜欢的我就要夺过来。”

男人走到少年面前,单膝跪地,掏出戒指

“毕竟我那么任性,那我就任性到底好了。”

“你这混蛋,你不是和炸猪排盖饭交换戒指还说订婚什么的了吗。”
尤里擦擦脸,别过了头,脸上还有些红晕

“那个戒指的意义和这个可不一样,那个是开玩笑才说订婚的,而且代表我和他一直都是在赛场上心连心,准确的说是亲情。”

“那我?”

“我对尤拉奇卡是想让你和我私奔然后一起变老的那种,应该就是让你给我生个孩子??”

“维克托你这个流氓!混蛋!”尤里的脸变得通红

维克托笑了笑,牵起尤里的左手给无名指带上了戒指

“你的戒指呢?”尤里看着维克托手上金色的戒指感觉不太舒服

“这里哦,不过我要等到私奔那天尤拉奇卡亲手给我戴上”
维克托摘下围巾,脖子上挂着一个银色的项链,项链上挂着属于维克托的戒指

“现在我手上的要在世锦赛过后摘下来。”

“笨蛋。”

维克托好像没听到少年口中的“笨蛋”一样,还是微笑着说下去

“世锦赛一结束我就来接你,去可以让我们永远在一起的地方,在这之前,等着我。”

维克托的表情出奇的认真,好像真的是请求私奔一样,尤里很少见到他这种表情,微微愣了一下,很快就恢复正常

“维克托,闭上眼睛。”

“诶??”
难道又要掐自己的脸?

“别磨蹭,闭上眼睛。”

维克托想起上次自己被尤里调戏的那次有些犹豫,但还是闭上了眼睛,等着尤里掐脸或者其他

尤里看着面前男人的脸,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唇,然后凑近

等待维克托的不是尤里的恶作剧,而是一个轻柔的,还有点害羞的吻

唇上传来少年嘴唇柔软的触感,维克托捧住他的脸加深了这个吻

好久没有见到他也好久没有触碰到他
有时候会怀疑发生的一切是否真实。
不过现在,对我来说就是真实的。

莉莉娅这时取药回来轻轻推开门
“尤里你……”
看到两个人,莉莉娅把剩下的话咽了下去,轻轻关上门

“真是拿这俩个人没有办法啊。”

翌日
莫斯科中心医院大厅。

莫斯科医院的人一直都很多,也许是因为俄罗斯老龄化过于严重,医院总是来来往往很多人

人流的拉力把俩人紧握的手松开

“呐,维克托,我们曾经是真心相爱的吧。”
尤里努力向维克托的方向伸出手。

也许周围有些嘈杂,也可能是距离变得有些远,维克托没有听到“曾经”这两个字,只能随着人流,离面前的人远去
“嗯,当然了,一直都是。”

男人逐渐化成了一个黑色的小点,消失不见。

尤里把左手放到胸口心脏的位置

“已经足够了。”

已经足够了,那个人亲口说了和自己相爱过

已经没有什么遗憾了,就算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



“尤里。”
在赶往机场计程车上,维克托回头看着医院大楼

“维克托。”
尤里看着分别时,维克托离去的方向

“很快就回来,等着我。”

“我可能等不到了。”

————tbc————
估计最多两章也就完结啦,之后我要备战高考不会怎么写文了,但会发发脑洞啥的
有啥不足请指出QAQ





































评论(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