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驴奖影后村支书

一个还没出道就过气极其想要复出网黄。

[维尤]masquerade 06

有些离别都是痛彻心扉,鲜血淋漓的
无论过去多久都是会留下伤疤的。

维克托提着行李箱离开医院的那天,
他终于明白了离别有多沉重。

银发的男人再一次抱了抱坐在轮椅里的少年

“我答应了尤拉奇卡回日本,所以尤拉奇卡也要答应我,要等着我回来。绝对要等着我回来。”

“……”少年的表情有些犹豫,好像在思考着要不要答应,他垂下了眼帘,浓密的睫毛给眼睑下投下茶色的阴影

在男人期盼的目光下,尤里轻轻点了点头

“世锦赛结束我就回来,很快就回来,等着我。”

维克托轻轻捧起尤里的脸,看了看周围,提起围巾遮住两人的脸,吻了下去

雅科夫看到依依不舍的二人,不禁想到了自己当初莉莉娅还有自己现在和莉莉娅的强烈反差……

“你们俩还要卿卿我我到什么时候,维恰你再不走飞机就要晚点了。”

“雅科夫还是那么不解风情呢。”
维克托恋恋不舍的离开尤里的唇,轻轻捏了一下他的脸

“快点走吧,飞机要晚点了。”

“我走了哦,尤里”维克托拉起行李箱“不向我告别吗”

“……”尤里低着头没有回答,只是说了句

“回去了,雅科夫。”

维克托有些失落,但他明白,尤里没有勇气说出
“再见”这句话,因为可能再也不见。
径直向门口走去,走到医院玻璃大门,正打算推开那扇门时,他回头了

他看到了尤里坐着轮椅的背影,雅科夫在推着轮椅

自己一直都在留给尤里背影,当自己终于知道回头时,看到的也是背影。
不知道过了多少年,维克托记忆里少年的背影,都是坐着轮椅,消失在医院拐角处的背影

推开医院大门,走向停车场,雅科夫为他租的车在那里等他

尤里病房的窗户正好面对停车场
那里风景比较好,是他住进医院的时候,雅科夫特意给他挑的位置

看了眼那间病房的窗户,他停住了,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少年泪流满面的坐在窗边,用手擦掉玻璃上的水雾,看着自己所深爱的人的离开

维克托看着少年,他知道俩个人都比自己想象中喜欢对方。
他掏出来手机,拨通尤里的电话号码

尤里拿起手机,是男人熟悉的温柔的声音

“尤里。 ”

“维克托。”

“有件事走之前还没告诉你。”

“什么事?”

“Я люблю тебя。”(我爱你)

尤里的脸又一次染上红晕,有些惊讶,
他看看楼下的男人,脸变得通红

“别废话,快走!”

日本·长谷津

“维克托?!你怎么回来了!?”

勇利看到维克托拖着行李箱出现在自己面前被吓了一跳

“不陪在尤里奥身边没有关系吗?!”

“是他让我回来的。”维克托把行李箱放到自己在勇利家旅馆的房间

“但是……尤里奥……”

“他让我好好当你的教练,让你夺得世锦赛冠军。”维克托脱下风衣,随手放到柜子上
“勇利,一定要赢,为了你也是为了他。”

“我都和尤里奥约好了,怎么可能会不遵守约定。”
勇利把行李箱拉到房间的衣柜旁边
“所以维克托也要打起精神。”

“我要给尤里打个电话,日本的勇利要来问候一下吗?”

“嗯!当然了!”

维克托走后的当天下午,尤里就开始发病了
先是呼吸困难,后来身体失去知觉,整个人从轮椅上跌落,感觉自己身体的温度在慢慢褪去,血液停止流动

雅科夫只是去买个咖啡,回来就看见倒在地上的尤里

“尤里!”
雅科夫抱起倒在地上的少年,按了传唤铃
“尤里振作一点!”

尤里的意识在一点点消失,耳边雅科夫的呼喊也听不见了
“身体好沉重……好累……好想睡……”

“不可以……不可以睡过去……”

“维克托那个家伙还让我等他……”

“真的……好痛苦。”


雅科夫在急救室门口不停地走来走去
他很害怕,怕医生出来后说出抢救无效之类的话

“我说,雅科夫,你就不能乖乖坐下吗?”
莉莉娅有些不满的看着雅科夫,一向冰冷高傲的她是不允许自己像雅科夫这样表露不安的

“我知道你很担心尤里,但你这样真的让人看起来很晕”

雅科夫停下来脚步,坐到莉莉娅旁边,看着抢救室的大门

“莉莉娅,你也很担心尤里的吧。”

“啊,没错 他是我最喜欢的学生呢。”莉莉娅的目光变得有些柔软
“我也很害怕,雅科夫,害怕下一次来医院看这个孩子时再也看不到了”

“刚刚遇到尤里时,他才不到10岁,现在已经长这么大了,知道吗莉莉娅,他以前就总是不听我的话,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故意气我。”

莉莉娅很久都没有听到雅科夫这样说话了,打算一直听下去,直到他说完了为止。

“遇到了维恰之后,他和维恰一样,都任性的要死,真是个烦人的小孩。”

“真像你年轻时呢,也是不听教练的话,把教练气的半死。”

“明明告诉了他不许滑后内点冰四周跳,对长身体不好,他还是不听我的话,还是坚持滑,其实那是他追逐着维恰的脚步而已。”

莉莉娅靠近了雅科夫一些

“再后来,长大了,在各种比赛获奖,一天天臭屁的要死。不过也多亏维恰在日本杀了他的锐气,总算能好好练习了。”

“不过他是个好孩子呢,对吧雅科夫,即使这样你也很喜欢这孩子。”

“啊啊,是呢,明明他那么想赢,那么想得到世锦赛的金牌……”

莉莉娅把一只手搭在雅科夫肩膀以表示安慰

“到了现在还是那么不听话,现在竟然还和维恰成为了恋人……”

“他们俩还睡过了。”莉莉娅别过头
“雅科夫你知道这个吗?”

“他们俩发生什么了我都不会吃惊了。”雅科夫揉揉太阳穴
“话说回来你怎么知道?”

“应该是那天尤里回我那里取东西他们俩睡了,因为我回来发现尤里房间床单是新洗的,而且给维克托的客房里什么东西都没有动过。”

莉莉娅别过头

“维克托还真是大胆,向未成年人出手。”

“不过俩个人都是自愿的,也就没什么了吧。毕竟他们俩那么不听我的话,我也管不了。”

雅科夫握住莉莉娅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莉莉娅惊讶了一下但没有表露出来,装作若无其事,让雅科夫继续握着

“真是失败的教练呢,雅科夫。”

莉莉娅坐的离雅科夫又近了一点。

就当两人气氛正好时,急救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后面跟着尤里的床

“尤里!”雅科夫站起来,跑向还戴着氧气面罩的少年

“医生怎么样了?”莉莉娅没有去看尤里的状况而是叫住了医生

“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夫人,但情况还是不容乐观。”医生摘下来口罩还有帽子,以表示对女士的尊重

“不手术的话,只能通过放血,注射药物以及心脏复苏等方式让病人感觉好受一些而已,但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这些方式也会有失效的一天。”

“手术呢?手术成功率多少?”莉莉娅有些迫切的询问到

“就这种病来说是不存在手术治愈的,但根据最新研究发现,可以通过手术,但成功率不到百分之15。要保证后果与医院无关…”

“我知道了,医生,谢谢您。”

维克托隐约感觉俄罗斯那边可能出事了,因为他跟尤里打了很多电话都是无人接听
他现在感觉很害怕,怕雅科夫下一秒就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他最害怕的事

“维克托往好了想想,尤里奥不会有事的。”勇利安慰到

“说不定只是手机没有电了。”

维克托点了点头,再一次拨通视频通话,期盼的看着手机

雅科夫在病房里看到尤里的手机,发现有视频电话打进来,而且还不止一个,不用脑子想都知道是谁打的

“维克托你很烦啊!俄罗斯到日本飞机才多长时间!”
雅科夫装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接了电话

“诶——?雅科夫,尤里手机怎么会在你这里?”

“这是……这是他睡着了!手机静音,谁知道你会打那么多!”

“好久不见雅科夫先生!”勇利从视频探出头

“是胜生啊,状态怎么样?”

“嘛,还不错吧,毕竟要预备比赛。”

“尤里呢?还没有醒吗?”维克托急切的问到

“他……”雅科夫不知道应该扯什么瞎话,打算关闭视频通话

“明天再叫他打给你啦!”

“雅科夫……”
尤里这个时候醒来了,看向雅科夫

“尤里,感觉怎么样。”雅科夫把手机放到一边,走到他身边询问到

“雅科夫……在打电话吗……是维克托吗?”少年在氧气面罩下的声音有些微弱,但勉强能听清

“是维克托哦,尤里还是好受一些再和他说吧。”

“雅科夫……手机给我”尤里想支起身体,却使不上任何力气
“……要不然那个混蛋……一定会胡思乱想的……”

“尤里……”

“拜托了雅科夫……”

雅科夫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会,把尤里扶起来,摘下他的氧气面罩

“尽量快点说,要不然身体会撑不住的。”

雅科夫拿起手机,又中气十足的在视频电话里吼

“他醒了,要和你说几句话,真是麻烦死了!”

“好好,谢谢雅科夫!”

雅科夫把手机举到尤里面前

“尤拉奇卡,我到日本了哦,勇利也在身边。”维克托看到少年的脸变得精神起来

“啊啊……你好烦啊,干脆淹死在长谷津的温泉吧,才走多一会。”
用尽力气让声音变得凶巴巴的

“嘛,看不到尤拉奇卡我就很想念嘛——”

“以前也没见到你这样说。”

“现在和以前不同了,我的尤拉奇卡的恋人哦,恋人。”

“诶——?恋人,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的事??”一边的勇利十分吃惊

“我刚刚回俄罗斯那天确立的关系”维克托回答到

“尤里奥还未成年吧,你你你你这是犯罪啊维克托!!”

“什么啊,炸猪排盖饭也在啊。”

“哟,尤里奥!”勇利在屏幕里挥了挥手

“维克托接下来会和我在一起专心训练,所以尤里奥不用担心哦!等世锦赛结束我会让他第一时间回去的!”

“啊啊,知道了,你要是不是冠军你也在温泉里淹死好了。”

“一定会是冠军的!”

“尤拉奇卡也要遵守和我的约定哦!和我们俩都有约定的!绝对不能忘记哦!”

看着维克托在视频通话里安心的笑容,尤里的嘴角也挂上了一丝不明显的笑容

“我要挂了,你们俩烦死了。”

“等一下,还有一件事没说。”维克托阻止通话结束

“什么?”

“Я люблю тебя”

尤里有些不好意思的避开维克托和勇利的视线

“我知道了,就这样!挂了。”

尤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雅科夫,让雅科夫关闭通话

因为太久脱离了氧气面罩,尤里的双眸开始有些失神,身体也瘫软了下去

雅科夫给他重新带上氧气面罩,把他的身体轻轻放到床上
“这是最后一次,再这么冒险我可是不允许的哦。”

看着少年因为刚刚的通话就已经累的昏过去的样子,雅科夫感觉又气又心疼

爱,这种东西不仅会超越一切啊,而且无法阻止。

维克托看着手机视频通话结束,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刚刚的伪装全部撕下

“雅科夫这个笨蛋……我都听到了……全部都听到了……”

“尤里奥真是很喜欢你呢。”勇利现在心里很沉重他不知道该去怎么形容

“即使那样了他也不想让你担心。”

“那俩个笨蛋……这样我会更担心的好吗……真是笨蛋。”
维克托咬了咬下唇

“所以维克托也要装作不知道,让他们安心吧……”

“……”

“维克托……?”

“呐,勇利有酒吗?”

勇利知道,维克托这段时间有多难过
维克托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表达过自己的难过与悲伤,也从来没有在他面前哭过,一直都是自己被他鼓励,被他安慰
但是,此时面前的维克托,却在借着酒劲,和自己哭着说着一些平时不会说的话

“勇利你知道吗,我看着他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是什么心情吗?”

“维克托不要喝了……对身体不好。”勇利小心翼翼的劝着面前这个人
但那人完全没有听到一样,还在喝着酒,继续和自己说着

“他明明那么害怕,明明不想死……但是……但是医生告诉我,那个日子真的要来的时候最害怕的是我……明明那么害怕却在安慰我……我什么都做不到……”

勇利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拍了拍维克托的肩膀

“我总是以为那次让他一个人回到俄罗斯是正确的选择,对我们三个都是最好的……但是……但总是我以为……如果那个时候我跑出去追他,告诉他留在日本……”

“维克托……那个时候是故意让我赢的我都知道哦。维克托那个在尤里奥走了之后总会露出寂寞的神情。”

“我总想着,让他离开我,让他找到自己的境界,让他超越我,我总是以为那是他想要的……但是我现在才发现尤里他只是想要我陪在他身边而已……约定也是……”

勇利看着面前的哭的像孩子的维克托,轻轻的让他靠在自己的肩头

“维克托想哭的话就尽情的哭好了,我啊,是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的。尤其是尤里奥。”

“真正胆小鬼一直都是我,一直都是……我什么都做不到”

每次都用自己以为最正确的方式,做着实际上错误的事情。
每次都在逃避,在假装听不到,看不到。I

如果能再次选择,那么我会选择……

——tbc——

感觉没有什么内容的一章呢,写的很辛苦(
大家凑合看。。。下一章更虐
打算写一个吐槽君体的一个小短篇,发发糖吧(
























评论(1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