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驴奖影后村支书

一个还没出道就过气极其想要复出网黄。

[维尤]masquerade 03

  大概下一章就会完结啦QAQ
有点肉渣
感觉自己越来越ooc

要毁灭了
身体里的每个细胞每个神经都在叫嚣着
要毁灭了要毁灭了
不知道还能苟活多久,靠着药物面前维持着自己不会太痛苦。
说是住院,说不定自己临床实验观察的对象
身为一个国家级的花滑运动员,生前为俄罗斯拿了不少奖牌,为国家争光做贡献。 现在再也不能滑冰了,就以这种方式给国家医疗事业做着贡献吗?

当俩人人在所谓用尤里的话说是“这辈子的最大的污点。敢说出去就宰了你。”的冰上告白后

维克多把尤里带到观众席,把一瓶运动饮料瓶盖拧开递给了他
手完全……没有知觉
“又开始了吗……”

“怎么了尤里,身体不舒服吗?”

“没事,可能陪你折腾的太累了。”

尤里试图伸出手去接那瓶饮料,却完全使不上任何力气

“怎么啦?尤里不喝吗?还是说——”
维克托凑到尤里的耳边,温热的气息扫过脖颈 “尤里要我嘴对嘴喂呢。”

“才不需要!你这个变态!”尤里用尽全身的力气结过了饮料,却发现拿起它的力气都没有了

嘭嚓——

饮料瓶顺着尤里的手掉落在地
“尤里,怎么了,尤里?”

“……”

试图开口去叫他的名字却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感觉自己的氧气再被抽走,喉咙别人扼住了一样 失去知觉的不止是手感觉整具身体都和自己自己脱离了一样

维克托把面前剧烈颤抖的少年放入自己怀中,抬起他的下巴,覆上柔软的嘴唇,试图吧自己的氧气和体温传给怀中的人

不想在失去了
不想再分别,在日本的分别是暂时的,二这一次一旦分开了就是永别。
再也见不到,再也传达不到,网络,电话都会在一瞬间全部失效,唯一的联系就是一块墓碑给未亡人一个可以哭泣的地方。

当尤里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黄昏
看到医院熟悉的天花板,感觉有些分不清现实
“果然……只是做个梦吗……” 想起身却发现左手上有了重量,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是一个一头拥有银发的脑袋

“维克托……”

“嗯……”对方似乎被他微小的动作惊醒了

“是真的……”
“尤里你醒了吗?感觉怎么样?”

维克托感受到尤里醒了于是爬起来揉了揉眼睛 “最好再躺一会。

“维恰,尤里醒了吗?”雅科夫推开门进来

“醒了哦”

“真是的,你们俩一旦在一起就麻烦死了!”雅科夫有个见到维克托就会脾气暴躁的毛病,所以这个毛病他也没有克制

“要是再晚一点送到医院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真是不让人省心!”

“更年期的老头子……”

“还有你尤里!下次再穿的那么少还私自跑出医院,我就把你扔进北冰洋!”
雅科夫又把枪口指向尤里

“吵死了!真是啰嗦的老头子!”尤里有些不耐烦的别过头

“你这小子!”

“啊——?”

维克托感觉雅科夫身体这么健康也是个奇迹,天天被自己家的小孩气到爆炸,血压飙升……
可能他没有真正的生气吧。
说不定他年轻时也像自己和尤里一样,不听教练的话,每天都把教练气到血压飙升……

看到还在争吵的俩人,维克托走到俩人中间
“喂喂,雅科夫这样吵可对病人不好哦。”

“啧”气不过的雅科夫气呼呼的坐到病床的椅子上

“还有,尤里,你要吃点什么。肚子一定饿了吧”

“对了,维恰,带他回一躺莉莉娅那里。让他把自己想带的东西都带过来,省得他再次乱跑。”雅科夫递过去一个药瓶 “记得明天早上回来,这是药,如果感觉不舒服可以吃一些。”

“莉莉娅——?那不是雅科夫前妻吗?诶——你们这是和好了?”

雅科夫脸上竟然有了一圈红晕,随后怒吼道

“臭,臭小子你的话太多了!!!”

圣彼得堡·莉莉娅家

“雅科夫竟然让他前妻帮助你训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维克托此时正在沙发上笑的直不起来腰

“啊啊,你好烦啊。”尤里把最后一件衣服塞进行李箱 “幸好莉莉娅今天不在,要不然她要听到我们谈了什么会杀了你的。”

“诶——?今天就我们两个人在这吗?”

“没错,就我们两个,莉莉娅去莫斯科参加活动了。”

“雅科夫……真是太放心我了呢……”

“什么意思”

“他竟然不怕我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维克托跳下沙发,走到尤里身后抱住他

少年的脸立刻变得通红

“笨蛋我还未成年……你这是犯罪”

“我知道哦……”

“你要是想要……也不是不可以……”尤里转过头却发现维克托一直憋着笑,于是一把把他推开

“混蛋维克托!”

“噗哈哈——尤里的反应太可爱了,放心放心不会对尤里出手的。”

“哪有夸男人可爱的!维克托你这个混蛋!蠢瓜!”

“哈哈哈哈,好好好,你说怎样就怎样好了”

笨蛋,我根本就不可能活到成年啊……
你也不可能看到我成年的那一天……

水汽缭绕的浴室里,尤里看着自己的身体
纤细,白皙的过分,和同龄男孩子比甚至可以说是娇小,不过也有几分大人的模样

如果能让他在自己的身体上,或者自己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一些属于彼此的痕迹也不错……

如果自己能满足那个男人的一切欲望……

本来就已经触碰禁忌了,不如掉落深渊吧。

如果那样能自己被他铭记

“尤里,泡太久容易晕的哦”维克托外面敲了敲门
“这就出来。”
尤里穿上了浴袍
如果把自己交给他交给他,他会什么反应

客厅里没有开灯
维克托很喜欢这种感觉干脆把窗帘也打开了,让月光落自己一身
那天自己走的时候,月光也是这样的吧。

美丽的有些残酷

听到脚步声让有些发神的维克多回过神来

“洗好了?”

“嗯”

“头发要擦干哦”维克托用尤里头上的毛巾轻轻的擦着他的头发

“维克托。”

“嗯?”

“你说过出格的事……”

“不会做出来的,放心”

“我不是这个意思,维克托我……”尤里别回头“我可能活不到成年,维克托懂吗……”

“尤里……”

“没有药我可能……早就死了”尤里看向茶几上的药瓶

“一定有办法的,我说过的吧,我会等到……”

“可是我等不到了!”尤里提高了自己的音量

“维克托还要这样自欺欺人多久。”

“我能做什么?尤里。”维克托神色带有了痛苦

“我能做到什么?”

“注视着我就好了。”

看着我毁灭殆尽。

浴袍无声的掉落在地板上
月光好像能穿透少年白皙的身体,映衬的少年皮肤如同水晶一样
碧色的眼睛被月光映衬的格外纯净

越是纯洁的,越引人犯罪

尤里是妖精。花滑界公认的“俄罗斯的妖精”

的确是妖精,

美丽的,要飞走的妖精。

妖精都是有翅膀的注定有飞走的那一天。

少年的身体在微冷的空气中微微颤抖

“看着我。”

“这可是要我犯罪哦。”

“那就犯罪吧。”

尤里看到维克托眼里的犹豫

“维克托不想要我吗……?”

维克托感觉自己名叫理智的那根线已经崩坏了,他把尤里拉入怀中,拥抱住他颤抖的身体,在柔软的唇上烙下一个吻

“我想要你,想要的都要发疯了。”

之后等待尤里的是铺天盖地的亲吻与情欲

尤里做梦也没没想到自己会和一个男人上床,而且那个男人是维克托。

炽热的吐息好像要把皮肤灼伤,身上的男人好像要把他嵌入自己身体里一样,紧紧抱住他

自己被进入的那一刻除了疼痛和一丝欣喜

总算把自己交给他了。

还带有很多的悲伤,那股悲伤促使他狠狠咬上了男人的肩膀

这是最后的印记,请铭记此刻

维克托什么都没说,任由尤里咬着,他知道尤里想什么

尤里咬的很用力,肩膀被咬的地方渗出来了血
但他还是不松口,直到那里血肉模糊

少年承受这身体里的冲撞,抱紧了男人

十指相扣,不知道谁的喘息纠缠在一起

这是毁灭前最后的仪式——

一场情爱之后,尤里想伸手去拥抱身上的男人,却发现自己早已没有任何力气

维克托抓住他的手,一把把他拉入自己怀中

“维克托……?”尤里回抱身上的男人,发现他在颤抖,耳边传来了他小声的啜泣

“喂喂……一个大男人哭什么啊。做都做了害怕什么啊。”尤里这样说着手却轻轻扶着男人的头发
“你难道害怕被雅科夫发现,让你蹲局子?”

“没什么,只是有点激动。”

“激动到流泪?”

“啊啊,没错呢,因为得到了你。”

“干什么啊,弄的跟女人一样。”尤里有些不满的推了推维克托

“尤里奇卡。”

维克托竟然叫了他的爱称

“喂喂别那么叫我,很羞耻的”

“以前总是叫你尤里奥,现在还是叫这个比较好。”

“怕以后没有机会叫了,对吧?”

“……”

维克托把头埋在少年并不坚实的肩膀

“现在开始听我说,只听我一个人说”

“嗯……”

“我知道的……尤里,知道你现在只能靠药物维持,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身体恶化。”

“但是,我却无法接受,我比你还要害怕”

“我甚至没有你接受的那样坦然。真正的胆小鬼是我。”

“尤里……不要死,留在我身边……”

“不要死……”

“维克托。”尤里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男人的后背
“我们之间没有未来的。”

“没有未来的话,那现在就让我们在一起!”收紧了手臂
尤里感受到了维克托的心跳,心跳声好像在告诉他,维克托有多认真

“我爷爷,死于这个病,没想到会隔代遗传,所以对我来说发病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算来……”

“从我遇见你时就已经开始了。”
从那个时候我就在被腐蚀。

“那为什么还要坚持……?”

“你很烦诶……”尤里别过头脸红着不再看维克托

“还有,我都没有哭你哭什么啊!明明被上的是我!”

“再哭我就让你去蹲局子。”

维克托听到最后一句忍不住笑了出来
“啊啊——真是可怕呢,还请尤里奇卡不要把我交给警察。”

“那可不一定呢。”

——tbc——

下一章勇利要出场啦
也要完结啦

























评论

热度(75)